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辟邪伏魔
当前位置:首页 > 辟邪伏魔

我以心力神足步入虚空来慈生佛堂参加法会,有具足天眼的行人可见到我!

时间:2019-11-20 15:48:58   作者:妙音   来源:大咒仙   阅读:722   评论:0

神足心驰法会记

冯冯

212.138.64 / 誊录

我以心力神足步入虚空来慈生佛堂参加法会,有具足天眼的行人可见到我!

一九八七年公历九月是我最忙碌的月份,因为这九月是农历的七月,各地佛教道场都举行盂兰盆法会,放大蒙山,放焰口,有好几处道场邀请我去参加法事。其中三处是在台湾,两处在香港,一处在美国西岸,一处在美国东岸,一处在加拿大西岸。水陆道场放焰口,放大蒙山超度亡灵,是很重要的事,参加法会是应该的,尤其是台湾的三处法会,我更应参加。

我怎能亲身去参加呢? 我手头仍有大批的工作尚未做完,新的“科学证佛理”文章二十篇,拟好了题,还没写好,只完成了“时间的七个方向”这一篇。佛教圣乐合唱歌曲,预定的十首,其中的一首《观音菩萨摩诃萨》,以最虔诚纯洁的心情写成了主旋律三百余乐句,但是仍未写出混声大合唱与管弦乐的谱子,就更别说把随笔与长篇小说都搁置了,日夜兼程,也赶不出来。

还有,每天收到三十至五十封来自世界各地的信件,有些要求诊病,有的要求通信切磋佛学,有些诉苦,有些要求驱邪赶鬼,有些要求获得修成天眼通的秘方……有些索取照片,又有些要求见面,……还有要求为之侦察丈夫的情妇姓甚名谁住在何处,还有要求为之担保移民来加拿大……更有要求为之指示奖券或彩票号码的,五花八门,无奇不有……这些函件,连看都来不及,别说一一回覆了。由于负担不起那么多航空邮资,我也只能回覆其中的十分之一罢了,不是重要的,我都不回了,可是一天四、五封信到十封,也应付不过来啊!

但愿我有哪吒太子的神通,变做三头六臂才好!也但愿有奇天大圣的神通,拔一把毫毛,叫声“变”,变成千千万万个化身,有的可以写文章,有的替人治病,有些可以回信,有些则负责接见闯关登门的不速之客,另外的做些家务,剪草,打扫,接电话。

不幸地,我可没学过哪吒太子与齐天大圣的法门,没有那么大的神通,什么事也还是得靠这一个凡力来应付,单人匹马,能力太有限!

有时候想想,学修菩萨行真不是容易啊!学修菩萨行没学到,可忙得像风车似的团团转,顾得了东家忽略了西家,不知叫多少人失望埋怨,套句俗话说,真是“服务不周”,抱歉抱歉!

想想,观世音菩萨可真是伟大慈悲,佛法无边,神通无涯,他能寻声救苦同时济度拯救三千大千世界各时空的众生,他的大能力是多么伟大啊!所谓“千手千眼”只不过是一种形容,其实,观音菩萨何只千手千眼?若以数计,是算不清的,应改称为“亿手亿眼”才比较恰当!但如果再细看,那就连亿兆也不足以形容菩萨的神力!因为观音菩萨的伟大神力,实在是无形的辐射的辐射般大能力,以亿亿兆兆的超微波,向十方辐射,透射任何复度时空世界,无所不在,无处不至,出苦度厄于无形,救苦救难于奇妙。古人未知科学,乃以“千手千眼”来象征菩萨的圆满辐射般的大能力之千千万万支光芒。菩萨为接引众生,方便随形显相,其实菩萨根本就是无形无色无相的呀!

有时我在幻想,但愿学得观音菩萨的亿兆光芒之中的一线,那该有多方便啊!跟菩萨一比,我们真是太渺小太渺小了!不但是学不到他的神通,也学不到他的悲愿的亿万分之一啊!

我惦记着各处的超度法会,可是,我又没有“分身神通”可前往,我却各处都答应了下来,这可怎么办呢?

我记得我在半年之前就写了文章,邮寄给天华公司,呼吁全世界各地佛教道场与佛教徒,大家一同超度大陆因实行“一家一孩”制,而堕胎杀死的婴灵六千多万人。这篇拙文,天华月刊于一九八七年八月号刊出,您也必定看到了。天华月刊版面虽小,页数不多,却已经发行了好几万份,遍寄往全球各国,天华月刊的影响力是很大的,李云鹏董事长打越洋电来告诉我,有很多人要求加印八月号一万份,自动志愿分发。我相信八月号可能引起不少读者的共鸣与响应。

我在拙文说过,我个人的心力极为有限,需要读者们和佛教界大家发心去念经、集千千万万人的虔诚心愿,这股愿力是很大很大的,那就会更加容易请得地藏菩萨、观音菩萨、阿弥陀佛,以他们的无比慈悲愿力与神力,超度那些可怜的堕胎婴灵。这一次,我的微弱呼吁,获得天华公司、慈生佛堂的支持,也获得很多佛教徒与道场的响应,并非我个人有何德能,而是人同此心,我所提出的呼吁,正是每一处佛教道场与每一位佛教徒早有的心愿,大家并未得便发表而已。大家此次响应,实乃各人慈悲自愿的宏愿,非干我的呼吁的。我衷心感谢响应者,也要赞叹你们的慈悲!

上文说过,我只是凡夫俗子,此身不能分身参加各处超度法会,我唯有祈求观音菩萨与地藏菩萨赐我心力分身分赴各地法会吧!

我写信给李云鹏老居士,说我虽不能亲身来参加法会,但是我将以心力神足通来慈生佛堂,与他和千余两千位佛友一同诵经拜佛,届时台湾将有飓风,一在北,一在南,台北会下雨,会有风,我将预先尽力祈求飓风改道勿直扑台湾,(在我的呼吁文章内,也预先提到这一点,我说希望大家都同样祷求。)我也对李老居士说我来时,将会随观音菩萨、地藏菩萨与阿弥陀佛的佛光而来,观音菩萨是强烈灿烂的金光,内有温和的玫瑰色红光,韦陀菩萨是彩虹七色强大光环,地藏菩萨是金光与蓝光,阿弥陀佛是金光与白光,我则只有微弱的彩虹光与金色数闪,有缘人及有天眼或超感的人,将会看见这些光,香烛结舍利花,香烟会卷成圆环,风雨会停止。

收到我信之后,李老居士打长途电话来,我本已经拉开了电话线,不听,我在那子夜时分,忽见李老居士叫台湾的电话总机女接线生电话找我,而且这是第二夜尝试了,我上一夜没接听,因为累得睡着了,这一次不好意思再不接,我拿起话筒,没有铃声,却立刻听到及看到女接线线生拔给我,李老先生在等着,我就说:“李老师,您好吗?请讲话!”

李老师笑道:“培德!我是李云鹏,你知道是我?”

李老师告诉我说已收到我的信,他说:“欢迎你以神足通来参加慈生佛堂的超度大法会,时间是九月十三日下午两点至五点念经,晚上五点到九点放焰口。”

“我一定会准时到会!”我说:“飓风的事,请不必担心,我上周四(台北时间为星期三)来过,在大雨中祈祷了雷神!”

“对了!”李老师说:“上星期三晚上飓风前奏的大雨,突然天上打雷,电光闪闪,我就知道飓风不会来了,一雷破九飓呀!”

“我在那飓风眼中祈求雷神!”我告诉李老师:“那是很强烈的大飓风,若吹到台北,那就不得了,雷神很慈悲!观音菩萨更慈悲!”

“啊!”李老师说:“原来这样。”

那大飓风吹向日本韩国方面去了,这是九月二、三日的事,相信住在台湾的人,记得这个大飓风吧?不过,我担心另一个现在即将形成于菲律宾南边附近的大飓风,会吹向台湾。我说:“我担心南部巴士海峡也有飓风,我当再祈求菩萨,别让它直吹台湾,不过,恐怕盂兰节前是有大风雨的。”

我说:我必定准时来参加法会,请你们大家都虔心为婴灵念经吧!也请小心看管烛火,勿被风吹起,素食也请注意卫生。

“请你放心好了,都准备得很好了。”

天候气象是有它的自然成因与因果的,而且飓风的力量是那么巨大可怖,我只是一介凡夫俗子,虽有一点心力,但是那么微弱,我怎能使飓风改道?我当然知道那不是我的愿力所致,只可说是天从人愿吧!或者是大家的愿力,求得佛菩萨的加持吧!

不过,我也知道,该应劫的还是难免!我们虽有愿力,也不能逆天而行,不能破因果。

后面跟着还有几个飓风,一个强烈的可能在九月九日过台湾南部,蹑踪在后的还有两个超级的大飓风,头一个可能在九月十二日威胁台湾,次一个在较远的太平洋向北前进,我担心的是这头一个超级飓风,它将于慈生佛堂法会前夕来临,带来豪雨,我唯有再祈求观音菩萨与韦陀菩萨及雷神,我知道中南部这一次难免在劫,我唯有祈求佛菩萨尽量救护,勿使伤亡,勿使强飓风吹向台北。我这好像是有私心,但是,我不想狂风暴雨侵袭近两千佛徒的法会呀!我希望大家平平安安地集中心力愿力去念经超度那六千多万大陆堕胎婴灵呀!

对于些未来的飓风行踪,一定有人问我是怎样预见的,其实也没有什么也不是什么神通,您看气象台不是也能预报吗?气象台是根据气象卫星测得的资料,卫星可以从太空看见在太平洋卡洛林群岛一带或什么岛形成了飓风,气象台就可以计算出它的路线与到达日期。至于我呢?我只不过是我心翻个小小筋斗云,到太空上去向地球照一照,所不同的是,我在六个月之前看到了这些飓风的形成。到了太空深处,您就可以看见过去与未来,这是很简单的事。

九月十四日(加拿大时间)即是台湾九月十三日星期天,我在温哥华寒舍佛堂内瞑坐入定,心念立刻到达了台北慈生佛堂,那时已经开经了。我看见一切布置都很庄严,有法师有居士在内坛,我见到李云鹏老居士、法师,也见到聂秀藻及我熟识的居士和与会佛子大众。那时外面下着毛毛雨,风倒不大,可是中南部已经是狂风暴雨了。我看见观音菩萨、韦陀菩萨、阿弥陀佛、地藏菩萨他们的金光种种光都早已降临罩住了道场,而我这小子反而迟到了,因为我的心力远比不上诸佛那么快啊!

我参拜了诸佛诸菩萨,我在坛前参加念经咒。我知道有人已经看见了我,至少是李云鹏居士与聂秀藻就已经朝着我看了几眼,聂秀藻竟要向我下拜,我不好意思,溜到外面草地去了。仰望天空,仍在下毛毛雨,我祈求到入夜后雨歇好放焰口。祈求之后,我再进内坛参见念经,彼时,我看见累千累万的血污婴孩之灵,哭哭啼啼,像海潮一般从大陆方面涌来,向我哭拜,哭得好可怜好悲惨!

“别哭!别哭!”我流下了悲泪,安慰他们:“乖孩子,别拜我!你们快拜观音菩萨和地藏菩萨和诸天佛菩萨吧!祂们会超度你们!”

入夜,众婴灵仍随我向着诸佛菩萨的金光叩拜,婴灵越来越多。雨渐渐歇了。草坪上,佛堂内外有将近两千的佛徒在参加法会。他们和她们不少人感觉到诸佛金光,我计算少有三四十人是看到的;也有人看见了我,因而出现了惊骇之色;也有人看到我领着数千万婴孩流泪跪拜诸佛菩萨,因而也跟着流泪。

“慈悲的十方众佛与诸天菩萨啊!”我流泪不停,跪在金光之下泣祈着:“这是我们佛徒大众的心愿,祈求佛菩萨超度这些可怜无辜被堕胎被杀死的婴孩罢!”

天龙八部加持,夜风不兴,焰口法会火光稳定。我感觉此时,我全身放射玫瑰色光晕,罩住众婴孩,观音菩萨、地藏菩萨等各大菩萨的金光覆盖着我们,金光中涌现无数白莲花,每一朵托着一个婴孩,冉冉而去。那场面的美丽伟大庄严,真是无法形容!我感动得流泪满面,我既悲伤,又欢喜,您可曾看见为数千万朵雪白莲花,朵朵载托着婴灵,冉冉升飘,冉冉而去,婴孩不再是满身血污的了,都是白胖可爱的了!

此时,多重复度时空之中,都大放光明,充涌着诸佛各大菩萨的金光、白光、虹光等大光明云芒。不可思议!为了接引亡灵和救度世人。诸佛与大菩萨阿罗汉,纷纷随类显露色相,观音菩萨显现慈悲温蔼的白衣慈母相,遍洒杨枝水。地藏菩显现巍冠博带金色袈裟相,居于主法之位。韦驮菩萨显现威武英挺金甲天神相,虹彩光澈三千大千世界,与金光交映,金色宫殿显现。银色盔甲天将天兵遍布。黑暗夜空深处,有无数的亡灵,有些是人形,有些是全身烧灼不成形的人。有些是断头断肢的人,原子弹炸死的,战争中被屠杀的,饿死的,大灾祸中丧生的,火山爆发,地震灾祸罹难的,飞机失事爆炸罹难的…… 种种冤魂,恐怖而悲惨……还有许多被杀的猪牛鸡鸭狗羊驴马,鱼类虾蟹水族,还有动物园内被囚终生而死亡的猴子与鹿、熊、虎、豹、獐、孔雀、雉鸡等各种动物,都在向诸天佛菩萨哭泣拜求。

我看见慈生佛堂将我预先寄往的密咒符箓焚化,火光一闪。这是恭请诸佛菩萨慈悲施法超度众灵,诸佛金光陡然暴涨罩射众灵,使众灵洁净庄严纷纷跪拜,悲喜交集地接受佛力超度。

夜已渐深,可是喜玛拉雅山的最高峰的峰尖顶上,仍是白天。骄阳正盛,世尊与诸佛菩萨的万丈金光聚会,这是旷世难逢的机会。我心念立即飞往那座“永恒之峰”。

我从第二高峰向上飞翔,它与最高峰相连。形状好像马鞍,那里的雪大部份仍在,但是有些部份融化。露出峭削巉岩,一层一层,美丽极了。岩边生长一些雪白的冰雪莲花,好像是冰做的一般。我轻轻降下,探摘了几朵持去供养佛陀。那时又飞来了一个六、七岁模样的孩子,是个女孩,我们会心微笑,我知道她也是去参拜佛陀,我就采了一枝冰雪莲花送给她,然后我们一齐飞升极峰。参拜世尊与诸佛。我感觉身是婴孩,轻逾天风,一念即至,极峰上金光与虹光众光交映,照耀三千大千世界,我的一点点红光投入,好像是滴水到汪洋大海之中。

那是世尊与古今诸佛诸天菩萨的万丈佛光,都不现人身或任何幻相。诸佛原非色身,而是无色无相的超自然巨能力,只是为接引三千大千世界各途众生,而随类偶然现幻相,我既以红光念至。参透了真相,自然不会现色身之相了。

佛光是像辐射般无所无时不往不在的, 可以同时在此世界。亦在其它世界。在这时空。亦在三千大千世界其他时空各“界”。我心念之光虽可来去自如,但是和佛光一比,找是太渺小太微弱了 , 佛光是亿万倍于光速的,我怎能追得上,这一次,我能从慈生佛堂追到了永恒之峰,其是因缘殊胜啊!

“孩儿来了!”我感觉到金光中有菩萨这样的一念闪露,我慌忙参拜,充满孺慕之情,硬咽不胜。

刹那之间 ,万亿金光闪闪,又刹那间,一切都了然无踪。厄佛勒斯峰上白雪皑然,骄阳西照,俯视峰下远处。人影细小如蚁。是一些登山的队伍,似乎是欧洲人。正在举步维艰地向上攀登。忽然云气茫茫,悄悄爬上了峰缘。不知来自何处,忽而罡风猛烈,云气在峰脚狂飞,四处找寻,已不再见佛光.

我怅惘久久,又心念慈母,我知我不能久留。心念一动,已在温哥华家中,两手合十未分,清香透掌。回想适才神足之游。一切仍历历在目前。我泪痕未干,是真?是幻?

三天之后,李云鹏老居上再打越洋电话来:“培德,我看见你来参加法会啦!还有很多人也都看见你,你预先说的各种光。都有人看见啦!”“我知道!”我说:“我知道你们有人看见了佛光。也看见了我,我来的时候。台北在下毛毛雨。参加法会的人大约有两千人吧!挤满了草地和佛堂。”

“有没有两千人不敢说,”他说:“来登记的倒是很诚恳。并严守八关斋戒,至诚祷求。感谢佛菩萨加持。放焰口的时候,没有什么风雨,你看这一次法会怎么样?”

“很成功! ”我说:“成千成万的白莲花载着那些婴灵走了,自然也还有许多婴灵还未及超度的。还有新的婴灵,大陆上中共一天不废除那不人道的“一家一孩”强迫堕胎制度,仍将会有很多很多新的冤魂的,愿佛子们明年盂兰节再次发心发愿为它们念经超度吧!

原载《天华》第104期:1988年01月1日

原载《天华》第105期:1988年02月1日

原载《天华》第103期:1987年12月1日


标签:我以 心力 步入 佛堂 参加 
相关评论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愿生西方净土中,九品莲花为父母。花开见佛悟无生,不退菩萨为伴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