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手印符箓
当前位置:首页 > 手印符箓

通过道家法印旁参秽迹金刚法印

时间:2020-11-24 0:02:07   作者:妙音   来源:大咒仙   阅读:2593   评论:0

道教法印 

作者  孟凯

    在道教科仪中,总离不开众多法器的运用,如法剑、法镜、笏、法尺、如意、法印、令牌等,而每一种法器的使用,都有其深远的文化内涵。如“法印”, 作为道教科仪中不可或缺的法器,基本贯穿科仪始终,可谓应用广泛,是以对于法印应当作深入的分析。所谓法印,就是道家以行法时所用天、真、仙、圣之印玺,名为法印。《洞玄经》:“法印照处,魅邪灭亡”。这是对道教法印比较笼统的解释,但同时也提到法印的一种功用即“降妖除魔”,然而关于法印,还远不止这些,它包含了更丰富和更深层的内容,以下就对“法印”作具体的论述。

 

 

 

 一、法印的起源

  较早的法印主要有两种:一是“黄神越章印”,一是天师道之“阳平治都功印”。此两印在后来的科仪中也经常被使用,而以上两印是否就是道教法印的始祖,则有待作进一步的考查。关于法印的起源,诸道书多各有自己的一套解释,如《上清灵宝大法》这样说道:

  印者,信也。用者,封物相什,亦执政者所持信也。汉《官仪》云:王侯曰玺,列侯至中二千石曰章,其余曰印,此世印也。隆古盛时,人鬼各安其所,阴阳不杂其伦,故道之用,惟见于修道炼本,以致轻举飞升。中古以降,慢真日益,正道日晦,邪伪交驰,上下返覆,于是出法以求其弊,表章以达其忱,付降印篆以为信志。故用印之义近同世俗,亦道运因时损益者也。

  这里比较明确地说明了法印的由来,法印源自世俗官印制度。两者不同在于官印比较重视世俗权力和权威性的突出,而法印则在前者的基础上增加了神圣性与神秘性,带有更多的宗教神学色彩。

 

   另外,《灵宝净明新修九老神印伏魔秘法》之“九老帝君神印总论”,使用了一大段文字把道教几组核心观念,如“道”、“一”、“精”、“炁”、“神”等与法印联系在一起,如此不仅赋予法印以神圣性、超越性,还使得法印更具有根本的意义或者更能表现根本的意义。“九老帝君神印总论”最后说:

   印者,可易晓也,上士以印为道,道托印以行之,而印者如燧珠之艾炷耳。

  作者认为法印乃是道的体现,用印即是行道,也正是因为如此才可以确保法印在行法过程中真正发挥效用。

  二、法印的形制

  作为神圣法器之一的法印,作为“行道”重要工具之一,在制造过程中自然有很多讲究。制造法印比较重视这样几条:一是法印材质的选择;其次是法印尺寸的确定。在不同的法印制造过程中,可能还有具体讲究,但是以上所说的两点是不可或缺的。

  《上清玉枢五雷真文》之“论造印”,有言“坚实桃木向东者为上,雷劈枣木为次,常枣木又次之,若得墓中桃木尤为神异”。桃木辟邪古来如此,是以道教法印制造也很看重桃木,而雷震木“既经雷震,则寓有阳刚之炁,本就可以辟邪,用来制印,其神力更加猛烈”。 所以用雷震木尤其是雷震桃木和枣木来制造法印都是上选。《上清童初五元素府玉册正法》之“元应太皇府印”,其下有言:“元应太皇府印,统制万杀,消灭害气,招真命灵,伏魔除怪,管辖万神,涤荡鬼邪,劾地界法官,纠邪驱。治刻以雷震木,或赤枣心木为之。”《道藏》、《藏外道书》等道教典籍中,此类论述还有很多,这里不再赘述。

  此外,《灵宝净明新修九老神印伏魔秘法》之“伏魔神印”中提道,造印“用金银玉石,或雷震枣木,坚硬之木皆可”。《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卷二五,就载有“灵宝诸品印信,上古以金石为之,或用梨枣木,或用松柏木”。说明法印的选材并非一成不变,关键还在法师如何把握。

 

  法印的形状基本都是长或方(以方居多),且不同的法印有不同的规格。《太上灵宝净明法印式》载“凡得净明法者,雕印二颗,各二寸四分。一曰太上净明之印,一曰净明法主之印。净明之印,奏牍即用之;法主之印,即遣呼召鬼神等用之。又有职称者印,雕职印”。书中对“太上灵宝净明法”所用之印做了具体的描述,规定它们的尺寸,并且还规定了法印的不同用处,这样不仅可以保证法印用处的明确性,也可以保证法印的神圣性,得以各司其职。

  不同法印之所以要有不同的尺寸,还有其更为深层的文化内涵。在《灵宝净明新修九老神印伏魔秘法》中,除了法印材质选择,还详细介绍了法印尺寸的含义,“印式阔二寸四分,以应二十四炁;长二寸八分,以应二十八宿;厚一寸二分,以应一十二辰”。《上清童初五元素府玉册正法》中“九天宝印”下有“右尺以比月,长一尺二寸也,以节象时。阔一寸二分,厚四分也,罗络三辰则日月七星也”。而以法印尺寸比附星宿、天象等,不仅给法印增添神圣性和权威性,使其在行法中发挥最大作用,也体现了道教独特的宇宙观与人生观。

  尽管法印的尺寸有了规定,每一种都有确切的几分几寸,但是自古以来长度单位就不统一,《上清灵宝大法》卷二七之“灵宝大法司印”,即说道“自周秦至本朝,尺非一等,有周尺、秦尺,有汉尺,有后周尺,至本朝有布帛尺,有省尺,江淮间有淮尺,长短不同”。 而为了让法印尺寸有一确切的标准,《上清灵宝大法》继而言道,“今本执法之印,合径二寸五分周尺。往往法书言印,径几寸几分,多不辩尺之长短,后有师古之士,并从周尺可也”。[12] 而“周尺比宋浙尺,止八寸三分为周一尺”。是以法印的尺寸止合用周尺,并且不拘于“灵宝大法司印”,它还适用于其他一切法印的制作。如“黄神越章印”下即有言“按式径一寸八分周尺”。一旦规定法印用尺皆为周尺,法印的尺寸也就得到统一,如此对维护道教自身的统一也是有利的。而这里法印用周尺,与孔子复周礼就有着相同的文化价值取向,即恢复古礼制,也表现了他们对周礼的向往。

  三、法印的禁忌

  所谓法印的禁忌,正如一般的宗教禁忌,是为了保证法印的神圣性与权威性。法印的禁忌大致有这样三种:一是材质的禁忌,就是选材方面,前文已经详述,选材一定要合乎标准,否则所作之印与世俗之印就没有区别了;其次是造印过程中的禁忌,其中包括造印日期的选择;再者就是使用的禁忌。

  鉴于法印的神圣性,不论在法印制造前,还是法印造成后都怠慢不得,所以就要选择合适的日期,进行相应的祭祀仪式。《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卷二五,“灵宝诸品印信,……命工依式于阳火日刊成,阴水日露天一宿,次收之。再用菜品、枣汤、净茶、明灯、金钱、甲马各一十二分布列朝天门,至星宿现时,法师具服、焚香、变神、步八卦朝天罡,面天门默然奏上帝,言所传法箓之事云云”。《上清玉枢五雷真文》“论造印”,“三元之日,及春分夏至之日,庚申丁卯日,用桃木为上,雷震枣木亦可,令匠人素食焚香精虔开之。……刊毕乃具香烛素饼酒果,志心启告祖师雷神,祭祝外以木匣乘之,顿于法靖中,如遇施用,灵验无比”。而只有经过如上步骤制造的印(合乎规范的才能称为“法印”),才真正脱离世俗,具有了神力、超越性,才可以代神行事,辟邪驱鬼,治病救人。

  《灵宝净明新修九老神印伏魔秘法》中,所论造印除了选材需要注意外,还指出法印完成后,尤其是祭印之时应该特别注意的事项:“印成,度师保奏,呈泰玄都省,自授度之夕,于露天置案设印,以香花、净水祭其神印,达旦即收入,勿令鸡犬妇人见之,如是三夜祭讫,方可用行。”《上清玉枢五雷真文》“论造印”,也说道:“若得墓中桃木尤为神异,更能依法选吉日,命匠氏斋洁身心,志诚刊刻,仍不令僧尼、小儿、妇女及六畜猫犬见之。”

法印不仅要在制造的过程中避免触犯禁忌,就是在使用过程中也要十分注意,《上清玉枢五雷真文》之“都天大雷火印”,讲到“夫治天下山川仙官、鬼神,分野城隍庙社吏兵,皆可差使,能伏凶恶鬼神,行法之士不得此印,鬼神无以役使,神坛庙社龙蜃,并用此印起之,不可与他印杂用”。在法印使用禁忌中,不与他印杂用当是基本的要求。道教法印名目繁多,作用也各不一样,且又加师承不同,法印不可考者也有很多,即使是博学高功也未必尽知。是以在这种情况下,对法印的使用作一定的限制,不仅保证了法印效用的发挥,更主要的是避免冒犯或亵渎了神灵。

  四、法印的作用

  关于法印的作用,陈耀庭指出:“早期道教已经使用印鉴,作为道派传承的信物。传张陵在巴蜀区分其为二十四治,用印为‘阳平治都功印’,其功能相当于衙门官印。”这应该是道教法印的比较早的用处。《灵宝玉鉴》卷一,也讲到“为法所以辅正、除邪、济生、度死也,此又已得道宗师不得已而为之也。法之为言正也,正其邪也,亦犹德礼之有政刑,以道之齐之也。故章表、奏申、关牒、符檄,又必假天府之印,以示信也”。是以“印”与“信”联系在一起,就成为“印信”。

  另外汉代巫师使用的,被道教继承的“黄神越章印”,主要用处在于驱邪杀鬼。这类法印的主要功能是“神界权力的象征”。而在道法中,几乎每个环节,法印都是必不可少的。例如“行灵宝大法,须得上天玉玺章文,方能洞达杳冥。若以凡世之文不遇真师所传,则枉用真心,终无所成”。原因在于“道教印篆本身带有一定法力,章表不用印则如同白纸”。

  《上清玉枢五雷真文》“论印”,“三印之宝,非人世所得闻见,其灵异神奇难以比类也,凡书符法并可用之。……北斗正法五雷玉枢真文,有雷中五符天篆宝印,始自九天丈人,受五岳真君佩负灵文。吾受汪君法印,木为之。原其岳神佩者,金为之。天枢相斗辰柄中吏官云:玉为之。受得者能祛邪、斩龙、诛妖、灭怪、起雷霆雨雹,治百病痨疾危困之疾,可照江河潭源鬼神,石穴洞谷出百怪见形,降魔伏毒兽。……一曰紫光丹天之文,……二曰雷光火文之书,……三曰玉神洞灵之篆”。这里把法印的几种用处做了说明,第一种可以看作是身份与地位的象征;第二种用来召使神鬼;第三种则是驱邪避魔。这里所例举的法印之功用,是法印比较重要的用处。由前面“原其岳神佩者”,引伸出法印的另一重要用途——佩戴,而佩戴的意义还在于召使神鬼、驱邪避魔。佩戴金银、玉石、灵木等本身具有神力的饰品护身,很早就有这种传统,只是“道教佩戴印篆是将秦汉佩印予以宗教化,是将印从装饰物转向宗教法物”。而关于法印的佩戴功用,在《道藏》等道教典籍中有很多记载,如《抱朴子内篇·登涉》就“黄神越章印”说道:

  古之人入山者,皆佩黄神越章之印,其广四寸,其字一百二十,以封泥著所住之四方各百步,则虎狼不敢进其内也。行见新虎迹,以印顺印之,虎即去;以印逆印之,虎即还;带此印以行山林,亦不畏虎狼也。不但只辟虎狼,若有山川社庙血食恶神能作福祸者,以印封泥,断其道路,则不复能神矣。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法印佩戴的功用现在已经不显甚至不存。我们现在只知有“护身符”(其上必加盖法印),而不知有“护身印”。法印这一功用的消解,一方面是由于法印佩戴较之于护身符多有不便;再者护身印的成本也较高,不利于道法的普及推广。是以法印的佩戴功用就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或许法印的佩戴功用还保留在部分法师身上。

  法印在行法过程中并非单独使用,它通常要与章表、符箓等文书一起使用,“诸派道法中,皆有印。一般画符、发章奏文牒,都要用印。印也普遍用于驱邪、辟鬼”。可以说章表、符箓等文书离开法印也就失去了神圣性,也就不具有行法功用了。本来法印离开章表、符箓等文书也可以单独使用的,但是法印单独使用的功能多不传,是以法印也就失去了单独使用的资格,现在多要与章表、符箓等文书配合使用。有时法印与章表、符箓等文书还是一体的,《抱朴子内篇·登涉》所载“陈安世符”,同时还是“老君所戴,百鬼及蛇蝮虎狼神印也”。所以从行法的层面讲,法印与文书等是相互依存、不能分离的。

  法印除了以上召神、驱鬼等功用外,还具有治病的用途,“道教用印治病,早就成为著名的道术。《隋书·经籍志》:‘又以木为印,刻星辰日月于其上,吸气执之,以印诸病,多有愈者。’其印具体名称、形制已不传。但唐宋之后各道派以印治病往往而有”。而以法印治病无非两种:一是佩戴;一是与符等一起服食。

   此外,“道教之用印,除了为通达幽冥之外,也是为了检束自己。《无上玄元三天玉堂大法》卷一还称,‘行法以印,因以检束心身,后世无知,故心劳力屈。盖古人印心,今人印木。立之法印,以统法职,庶执印而有所皈依,下印而有所属隶’,‘未悟之前,须假木印;既悟之后,惟在心印。故曰:天有印,则三光皎然;人有印,则神室清明’”。说到底,法印对于行法而言,只是工具,若行法道士品行不端,则有可能作法害人。所以诸道书又提出以法印约束法师,就是给法师的伦理道德以超越性的制约力。

  五、法印的使用

  一套齐备的道教科仪,其各仪式元素也是要求相当完备的,法印的编制、使用也是如此。《上清灵宝大法》卷二七,收录法印三十五颗,用处各异,其中除“灵宝大法司印”、“通章印”、“九老仙都印”、“黄神越章印”、“神虎印”等是必备外,“十二小印式”也是不可或缺的。《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卷二五,收录的法印更多达四十六颗。相较于《上清灵宝大法》,它对法印的用途、使用方式的介绍更为详细。

  法印通常用在章表、符箓等“文书”之上,与法师的“变神”等活动相配合,使凡间“文书”等具备神圣性,以达到行法的目的,所以法印能否被正确使用是相当关键的。

  不同的法印作用不一,所以使用方式也不一,以至法印在“文书”的下印位置也不一样。法印大多下印在章表、符箓等的“年月”上,如“九老仙都印”即下在“章表内年月上用”;“总括三洞之印”用在“奏申状上年月处”等。

  另外,几乎所有关于法印的论述中,都会特别凸显“灵宝印”的地位。“凡行灵宝之斋,一应文字,止用灵宝一印为的当也。若必有分司而用,则神虎之印,施之追摄可也;南昌之印,用之炼度可也;至于随箓之印,却在法官临事审权宜而用之也。”除“灵宝印”外,《上清灵宝大法》卷二七又说道:“本法止用灵宝大法司印,今既进品洞玄,佩中盟箓,行灵宝法,则职位已重,除拜章外,上而奏牍,下而关申、牒帖、行移、告文、符箓,三界十方之曹局,九州四海之冥司,九地、重阴、洞天、仙治、幽显所隶,并用灵宝大法司印,实本执法之信也,其可推以他。印也,应申奏、文状、方函并上下一体施用,惟章牍并章函用通章印而已,若遣章关牒亦用本执印耳。”《上清灵宝大法》卷二七,“印篆轨范门”有载:“凡一切申奏、符檄、帖牒,则用灵宝大法司印;若拜章止用通章印;如急切奏告用黄神越章印;外此,则召魂等事用神虎印。凡设醮、修斋、祷雨、祈晴、召神、摄鬼、治病、考崇、拔亡、救存二十七品之斋,四十二等之醮,应世间行持之用,尽灵宝章奏之事,止用前四印无有不可。”

  是以《上清灵宝大法》卷四二之“灵宝大法依准”,就讲到行法时要配备“灵宝大法司印一颗、通章印一颗、越章印一颗、黄神印一颗、神虎印三颗”。唯有如此才得行灵宝大法。这里虽然是七颗印,却只是四类即“灵宝大法司印”、“通章印”、“黄神越章印”和“神虎印”。

由于法印的意义非同一般,所以在行法用印方面不仅要求编制得当,下印的位置正确,用印的步骤也是很有讲究的。《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卷二五,关于法印,除了追述法印的神奇起源和功用之外,还载有诸如“祭印法”、“出印法”、“入印法”等条目,详细介绍了法印在使用过程中要注意的方面。除此之外,在许多道书中都有议论,《上清玉枢五雷真文》,即有“论印”、“论造印”、“祭印”等三条目。《灵宝净明新修九老神印伏魔秘法》,就载有“受持印章法”、“用印诀”、“发印诀”、“法印式”等条目,说明法印在使用的过程中,祭祀法印时“诀”很重要,有时则要特别强调“咒”的作用。如《上清天蓬伏魔大法》对于法印的使用步骤作了更为具体的描述,共有这样几个方面,“行印式”:

   左手掐都监诀,右手执印,存七星在头上,闭炁叩齿,按印放患人心上,……请收魂破邪大威力士,随印消病。

  “祭印式”、“制造行印式”、“开印咒”:

   天印灵灵,天蓬元帅敕行驱邪法,主监印天丁力士捧行。邪道闻之脑裂;病人见则安宁;凶恶为祸者灭;慈善为福者生。急急如律令。

   “行印咒”、“下印咒”:

   三五堂堂,日月为光,阴阳交会,四时中央,神印一下,万鬼灭亡。急急如律令。

  “入印咒”:

  天丁力士入天印,猛烈邪魔化作尘。急急如律令。

  并且对于每一步骤都有详细的说明。再如《上清飞捷五雷祈祷大法》,“清微通真章”与“混元印”下也都配有“下印咒”。配以咒语,法印也就更具威力。

 

注:

   贴本文的目的,是将道家的法印制作、祭印方法等提供给秽迹法行者旁参之用。佛道两家自古为友教,互相吸收并序教法已经有几千年了,世上敌视对方的做法是错误的,试想若鄙视对方又何必学习对方的长处呢?作为与道法有太多重合法术的秽迹法,行者如果不借鉴道家的掐诀、步罡踏斗、画符、法印等千年积累的经验则太过迂腐了。

    当然,有人会提到皈依的问题,旁参嘛,并不是让你修道教的法、皈依道教,而是通过取其所长来把自己的法修成就了,修得更好更有效。这里面有道教很发达之处,也许有些还是唐宋从密宗传到道门而如今反而密宗不太讲究的。。。原先你不重视的,看了道家的经验也许就通了;道家所做局限于天道的,你正可以明了佛乘之要妙。。。总之,辩证的吸收、借鉴其长处没有什么可值得非议的。


标签:通过 过道 道家 家法 金刚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由于咒法涉宗派、大局方针、法主理念、时节因缘、众生福报、形势政策、方便了义、是否契机、灌顶层次、公开深浅程度,加上某乃佛门初机小学生之修为,尚未得菩提,于菩提也无有所得(功德肤浅,虽遇较多学佛感应但自知非真正圣者的神通证境证量),又时间精力有限及众生共业,故无法保证转发之文全是代表佛所说而无混杂波旬说法。若资料若给您带来烦恼,请您见谅。法务可微信:186-5005-4118(幸福),但不宜一添加就问手印怎么结之类,以免慢法引本尊护法不悦。

学佛一定以菩提心为因、大悲为根本,否则就算有此法门程序仪轨咒语手印等,也必如建造空中楼阁,无有是处。

愿生西方净土中,九品莲花为父母。花开见佛悟无生,不退菩萨为伴侣。

ω 卍 ω 卍 ω 卍 ω 卍 ω 卍 ω

〖本站乃秽迹金刚网络道场,对全国普及秽迹金刚常规教法(该公开都公开,不必微信加某,能否成就完全看个人善根因缘智慧精进力等,其人若是金子终会发光、若是糟粕终无成器,若见其人已大成就大证量,则某求法若渴,反拜其人为师),愿四众中出现修持有极甚深功夫者能蒙本尊秽迹金刚降坛亲自灌顶助令成就、授菩提记、施与求愿,令得神通智慧种种变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