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秽迹金刚
当前位置:首页 > 秽迹金刚

南宋·智彬大师重校《秽迹金刚》经典,补缺流通

时间:2021-12-28 21:07:07   作者:妙音   来源:大咒仙   阅读:712   评论:0

摘自网络


南宋·智彬大师重校《秽迹金刚》经典,补缺流通


南宋·智彬大师重校《秽迹金刚》经典,补缺流通


南宋·智彬大师将《秽迹金刚》经重行校堪制定,补缺后大力流通,大师将经题曰:《佛入涅槃现身神王顶光化佛说大方广大圆满大正遍知神通道力陀罗尼经》。详《大正藏》第三十二册。


禅宗道场以秽迹金刚为厕所之护法神我国禅宗有五家七宗之多,这节只就「曹洞宗」做简短说明。本宗宗风在以「坐禅办道」勤开向上一路,以探究学者心地为接机之法,即所谓「曹洞用敲唱」。教义上承希迁之「即事而真」,意谓个别事物(事)显现世界本体(真,即理,乃指佛性),理事相应互涉,近而扩充为君臣五位,从理事、体用关系上说明事理不二、体用无碍的道理。

「曹洞宗」以中国唐时的洞山良价为初祖,即传承慧能、青原行思、石头希迁之一派。唐宣宗大中年间大弘宗风,能彰显五位旨诀。日本的希玄道元尝来我国学禅,从此「曹洞宗」传回日本,当时以永平寺为「曹洞宗」本山,门下学徒常逾千人。「曹洞宗」在南宋时代由日僧道元传回了日本,就一直以秽迹金刚为禅门道场厕所旁的「护法神」,很多禅人都兼修此法。


南宋·智彬大师重校《秽迹金刚》经典,补缺流通


例如同为南宋时代的日本「临济宗」僧一元在其所著《杂谈集·七》中就有这样的说法:「乌刍沙摩」之真言,可于「东司」特诵咒,此为别段之事,鬼若有恼人之事,则彼有守护之誓也。可见南宋时代的日本,不只是「曹洞宗」将秽迹金刚置于厕所旁,连「临济宗」僧人亦如是修。


这样的修行方式可能是根据《金刚恐怖集会最胜心明王经》(《大正藏》第二十册)的经文:「行人每于便痢处,忆念『秽身真言』」。还有《十一面观自在念诵仪轨经》也曾说:「入一切触秽处,加护自身,用「触身忿怒」乌刍沙摩印」。

前面提到的北宋芙蓉道楷,一直再往下十九传,则至明代的无明慧经,于明万历年间重振法席,门下有博山、鼓山元贤等。元贤传至为霖等。如果中国「曹洞宗」行者也是以秽迹金刚为密行者,这应该多少有受到唐雪峰及永明禅师的道风影响吧。

约北宋时的日本,传闻日僧「慈惠大僧正」因修秽迹金刚咒变成男子,始令人修此法。其后很多人皆修此法满七日后得男胎,日僧「长宴僧都」常广传此法,颇获灵验。此秽迹金刚法在日本又称呼为「乌枢沙摩变成男子法」。(详日本《密教大辞典》)



相关评论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由于咒法涉宗派、大局方针、法主理念、时节因缘、众生福报、形势政策、方便了义、是否契机、胜义世俗、灌顶层次、愿心广博、公开深浅程度,加上某乃佛门初机小学生之修为,尚未得菩提,于菩提也无有所得(功德肤浅,虽遇较多学佛感应但自知非真正圣者的神通证境证量),又时间精力有限及众生共业,故无法保证转发之文全是代表佛所说而无混杂波旬说法。若资料若给您带来烦恼,请您见谅。法务可微信:186-5005-4118(幸福),应说明来意,但不宜一添加就问手印怎么结之类,以免慢法引本尊护法不悦。

学佛一定以菩提心为因、大悲为根本,否则就算有此法门程序仪轨咒语手印等,也必如建造空中楼阁矣!

ω 卍 ω “戒法最大,世间咒法、龙蛇之毒而不能侵”ω 卍 ω